花粉天地

真实病例-绝无虚假

热门项目
热门项目
热门项目
热门项目
热门项目
品牌文化
  • "花粉天地"由韩夏花女士在20年前建立。早期接触花粉保健产品是由于韩女士一直被妇科疾病所困扰,到了更年期更是情况糟糕。在身体状况最为糟糕的时候有一位朋友介绍了这款花粉保健食品给韩女士,一吃就吃了二十年至今没有停止服用过一天,身边的朋友都有目共睹了韩女士的变化,在朋友们都见证了这神奇的变化后都纷纷进入了食用花粉的队伍中来了,不知不觉间韩女士在自己服用花粉食品已超过20个年头里有许许多多的朋友与有缘人都纷纷加入了花粉天地,公司本着用事实说话,不做任何商业广告,真正本着医者父母心来对待身体有不适与有疾病的朋友,做到对产品负责对客户负责的最基本原则来为大家带来健康的快乐与长寿的秘诀。[详细]
当前位置:花粉天地 > 保养常识 >

花粉的秘密让我悄悄的告诉你

时间:2015-05-20 10:40 在线预约 | 咨询专家 进入专家答疑区

近年来,随着人们保健意识的增强,特别是对纯天然绿色食品的垂青,花粉成为了保健食品中的热点,在我国花粉产品已成为中老年人最爱选用的保健产品,更有不少消费者询问花粉的相关问题,在此为朋友们做一一解答。

让花粉走进你我,让花粉健康你我,让花粉走进我们共同的生活。


 
 
花粉是什么?
 
花粉是位于植物雄性花蕊上粉状或颗粒的fen物质,是植物的雄性生殖细胞,相当于动物的精子。
成熟的花粉有内外二层薄壁,表面分泌一种粘液,还有小刺,能粘附于虫类,便于传播授粉。
经由风媒、虫媒的作用花粉由雄蕊到达雌蕊,花粉到达雌蕊的柱头后,会沿着花粉柱到达子房而完成受精过程,最终产生植物的种子和果实。


 
 
花粉可分几类?
根据花粉传播的方式,花粉可分为“风媒花粉”“虫媒花粉”二种。
 


“风媒花粉”是一种靠风为媒价的无糖、无味、无香、色不艳的小型杂草花粉。风媒花粉容易引起花粉病,如过敏性鼻炎、支气管哮喘、荨麻疹等,给人们带来麻烦。例如一种蒿草,当八九月开花时,即可引起一种花粉病,叫“枯草执—Hay Fever”。而这种花粉病又出现在有过敏体质者身上。
 




由昆虫类为媒介传播的含糖、有甜味、气香、色艳的花粉叫“虫媒花粉”,又称为“蜜源花粉”。蜜源花粉虽也有引起过敏的记载,但这类情况属极少数。相对“风媒花粉”而言,“虫媒花粉”具有极高的营养价值和药用价值。

 

蜜源花粉的营养价值如何?
 
科学分析初步证实,蜜源花粉含有大量糖份;其丰富的蛋白质多以游离氨基酸的形式存在,并多达21种,因此极易消化、吸收;维他命有16种,酶类的含量也很多,而且保存活力,还有丰富的微量元素等等。营养学家诊断花粉的营养价值比牛奶、鸡蛋高七至八倍。
 
日本花粉学的代表者、横滨市立大学教授岩波洋造博士编著“植物的性”一书中强调指出,蜜源花粉中糖和氨基酸的含量比普通细胞高许多倍,蛋白质、维他命、酶类的含量也大大超过该植物的根和茎叶。他认为任何植物性食物的营养价值均难与花粉抗衡。当然,天然花粉含有化学上至今未能确认的成份,就像蜂王浆一样。
 
美国花粉学家伯因第柯认为,花粉是一种完全的营养物,即使长时间服用,也没有任何副作用。它有仅可使被劳的身体恢复气力和精力,而且有激素样的作用。


 
 

花粉具有医疗价值吗?
 
答案:肯定的
 
自从1945年英国的泰晤士报介绍苏联高加索地区长寿老人食用花粉的消息后,世界各国科学纷纷开始研究。
 
1957年,法国医师以花粉试用于临床,给体力衰弱、疲倦不堪、食欲不振的患者连续服花粉胶囊和每日2-3次,每次2-3粒,一周以后,即见精力恢复,食欲增进,睡眠好转。同时,还发现对小儿贫血有卓效,对老人能增加活力、防治慢性前列腺炎及慢性便秘。
 
 
维也纳一妇科医生、奥地利一医学博士报道,花粉治疗更年期综合症、神经衰弱、严重失眠、思想不能集中以及一般治疗无效的重症患者,均获得较好的效果。
 
1960年瑞典医师们发现,花粉对慢性前列腺炎有非常高的疗效。此后又经日本长崎大学医学部泌尿科的齐藤博士及其他医师试用花粉治疗慢性前列腺炎患者,效果明确,在短时间即改善症状,有效率达到80%。
 
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第一医院,采用花粉治疗脑动脉硬化症取得成功。患者每天只服用花粉一汤匙,到第九、十天,病情即好转,三十天疗程结束时,患者主诉症状基本消失。用这种含丰富生物活性物质的花粉,可使胆固醇含量降低。




花粉的医用范围有多大?
 
目前已知花粉的医用范围颇大:体质虚弱、食欲不振、体重减少、睡眠不佳,并能防止肥胖。花粉用于幼儿为成长促进剂,对于老人为抗衰老剂,可防止早期老化,防治老年病、慢性便秘、心及脑血管硬化、高血压、脑出血、中风后遗症、神经衰弱、并促进新陈代谢,治疗胃肠功能紊乱,阴止肠道病毒和微生物的繁殖等。花粉之所以有广泛的疗效,除了因它具有高度平衡营养和生物学效应,以及增强抵抗力外,还含有黄酮类物质及多种抗菌素之故。
 
 


不同的花粉有不同的医疗作用吗?

花粉除了具有共同的医疗作用外,还因不同种类的花粉含有不同的成份而具有不同的医疗作用。

例如:
荞麦、槐树等蜜源花粉,均含有“芦丁”等成份,对血管系统疾患如动脉硬化、静脉曲张、心脑血管病的预防和治疗均有效,对毛细血管及血管都有保护作用,能降低毛细血管通透性,防止出血,还有较好的止血作用,对脑出血有明显疗效;
油菜花粉中的原花青素和荞麦花粉中芸香苷,能增强毛细血管强度,降低胆固醇和三酸甘油脂,防止脑出血和视网膜出血;
玉米花粉中含抗菌素丰富,栗树和蒲公英花粉则次之;
常见的
洋槐花粉是很好的健胃剂和镇静剂;
欧石南花粉对泌尿系统疾病有显著疗效;
山楂花粉可做强心剂;栗树花粉具有补血和减少肝、前列腺充血的功能;
虞美人花粉能治咳嗽、支气管炎、咽喉炎和百日咳;
薰衣草花粉对神经,尤其是对心神经具有良好作用;
苹果花粉可预防心肌梗塞;
野玫瑰花粉对肾结石有治疗作用。



中国传统医药对花粉评价如何?

在中国,花粉作为药物被应用于临床,可以追溯到秦、汉时期。二千多年前,我国第一部药学专著“神农本草经”中就写有“蒲黄,味甘平、主心腹膀胱寒热,利小便、止血、消瘀血,久服轻身,益气力,延年”的记载。蒲黄是香蒲科植物的干燥花粉。历代本草均把蒲黄作为止血、活血、利尿的要药。明代著名药物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进一步说明蒲黄用于临床时“破血消肿者,生用之;补血止血者,须炒用。”近代科学研究证明,蒲黄中含有甾醇类、挥发油、黄酮甙、生物碱等生理活性物质,其煎剂对离体及在体子宫均有增强张力及节律性收缩的作用,且能缩短出凝血时间。

花粉还可作为滋补品应用。在“神农本草经”中,蒲黄被列为上品,久服可轻身、益气力、延年。而另一种花粉——松花粉,“本草纲目”是这样记载的“令人收松黄,和白砂糖印为糕饼,充果品,食之甚佳”。

 



花粉如此有益,如直接从植物花上收集花粉服用行吗?

当然不行。

这种盲目服用方法不但达不到健身目的,还会导致疾病。因为自然界中的花粉易于采集的大多为风媒花粉,有些是没有营养价值的。即使有,由于未经科学方法加工处理,花粉有一层外壳包裹,非常坚固,服后身体也不会吸收。会使人感染疾病。如果误服了有毒植物花粉,更是十分危险的。

 

近年来,随着人们保健意识的增强,特别是对纯天然绿色食品的垂青,花粉成为了保健食品中的热点,各国均有形式不同的花粉产品上市,在我国花粉产品已成为中老年人最爱选用的保健产品,让花粉走进我们的生活,让花粉成为我们最可爱的朋友。

花粉是怎样采集的呢?

人类利用花粉的主要来源为蜜源花粉。花粉由蜜蜂采集而来,蜜蜂利用身上的绒毛粘满花粉,然后用腿梳在一起形成花粉球,放入后腿处的花粉蓝中,当飞回蜂巢通过人工制成的网板时,由于网孔的大小与蜜蜂身体横径一致,蜜蜂在通过时花粉球即被刮下,掉到位于下面的抽屉中,这样便收集到我们所需要的花粉。
 

 


花粉的破壳问题是怎么一回事?

花粉虽小,却非常坚固,可耐强酸强碱。花粉的营养成份,主要来自花粉粒内部,因而必须解决破壳问题。破壳后的花粉其营养成份比未破碎者高三倍以上,同时破壳后也去除了花粉外壳上的致敏因子(异体蛋白),因此,服用破壳后的花粉既能保证营养成份的吸收,又不会过敏。

 



 

花粉制品中要注意的问题是什么?

花粉的营养及医疗作用既然很高,花粉制品当可大量生产以供应市场,但事实上,在花粉制品生产过程中也有不少问题应引起关注。

首先是花粉成份的测定。各种花粉所含的成份均不一样,有些营养价值较高,有些则无食用价值,如果是有毒花粉,还会对人体有害。所在生产前必须作成份测定,以确定该花粉是否有生产价值。

花粉的污染是一个较为严重的问题。由于农药、化肥的广泛应用,如植物生长环境污染严重,花粉自然也不例外受到污染。蜜源花粉,如管理不善,易被各种霉菌严重污染。服食不但无益,反而有害。

花粉的来源必须清楚。各种花粉都有其固有形态,可根据其形态来识别是哪种植物花粉。不同花粉有不同作用,必须分别清楚。风媒花粉易导致过敏,故不能与虫媒花粉混杂。

花粉脱壳的问题。原体花粉由于未脱壳,服用后营养成份难以吸收,因而应选择脱壳处理后的花粉产品。


花粉会不会使儿童繁殖早熟?成人会产生依赖性吗?

有人认为花粉中含有一定量的性激素,儿童不宜食用花粉制品。

动物实验表明这种担忧是多余的,上海内分泌研究所测试结果表明,在许多天然食品中,如牛奶、母乳、鸡蛋、鱼都含有一定量的性激素。

花粉中激素含量与这类食物在同一个数量级,这种天然的激素不仅对人体的健康无害,而且对儿童的健康生长非常必需。

花粉作为一种纯天然的保健食品,长期食用安全可靠,更不会产生依赖性。


分享到:
  • 国家卫生部
  • 国家食药监局
  • 中国医师协会
  • 中华医学会
  • 上海卫生局
  • 世界卫生组织